首页 > 商业观察 > 综N代必死无疑?其实还可以抢救下

综N代必死无疑?其实还可以抢救下

   有这么一条残忍的铁律:饥肠辘辘的夜晚,朋友圈就会准时出现各色美食。但硬糖君万万没想到,纵然是打开电视,“跑男”也在借游戏之名,行撸串之实——王彦霖直接化零为整,弄进盘子用筷子吃,大黑牛乘人不注意还偷了签子。

  硬糖君忍不住腰子姐上身,想吆喝一句:来了老弟!本想吐槽“不健康”,却被结尾的“熬夜观察报告”给打脸了。原来,《奔跑吧》第三季第3期的主题竟然是“熬夜特辑”。跑男团拼着长痘发胖黑眼圈的风险,吃烧烤洗夜澡直接把自己献身成了“活体实验标本”。

  小年轻旭熙和雨琦倒没什么,看着大黑牛最后飘忽的眼神可真让人心疼。专家观察员说年轻就是资本,可大黑牛没有啊!谁还记得第1期的时候,大家调侃旭熙熙和雨琦两个1999年的,加起来年纪都没有李晨大。

  夜太美,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。情太深,总有老粉想着离开的人。新一季“跑男”的回归,没有收获太多的欢呼,更多的是“跑男还能玩什么”的质疑。而MC成员的大换血,更加剧了适应难度。

  七季了,这是一档无论你是不是它的老粉,你都不能否认其现象级的综艺。在老粉“伤春悲秋”之际,反而是七季元老李晨最达观:“每一季的跑男对我们来说,都是全新的和未知的挑战”。

  跑男变了吗?当然变了。斗转星移,岂有不变的综艺。依硬糖君的观察:从初见时惊艳的明星“户外竞技”,跑男已逐渐演变成陪伴式的“下饭综艺”,更贴近普通生活,也更充满情感共鸣。

  为什么换人?咱也不敢问

  都说“衣不如新,人不如故”,大家喜欢看到熟脸无可厚非。讲真,超哥的“We are 伐木累”虽然和冯巩在春晚的“我想死你们了”一样老套,但突然没听到还是让人怅然若失。

  我们走了“最啰嗦、最胖、最矮、最胆小”,留下了“最老的、最五音不全的、最得瑟腿最短、最头脑简单”。节目组的自嘲引出了本季《奔跑吧》“新老结合”的革新:三个“七季元老”黑牛、Baby、郑恺,基本相当于武侠小说里丐帮的“八袋长老”了吧?

  武侠世界里,八袋长老们总能“承前启后”,让丐帮度过多事之秋。《奔跑吧》第三季,三个元老堪称三根定海神针,带着4位新MC玩游戏,看似又慌又急,实则稳中带皮。光是撕名牌的时候,黑牛和郑恺对新成员的碾压,就证明老MC是一种怎样可怕的存在!

  观众对新MC的拒绝嫌弃,来源于对旧成员的陪伴感情和审美惯性。但《奔跑吧》第三季“以老带新”的模式,迅速让队员关系破冰,激发新的化学反应。而没了“天霸动霸Tua”,新一届的MC有哪些人有成为快乐源泉的潜质呢?

  鞍山道明寺王彦霖,是逃不开“梗王”的命运了。毕竟,他可是一个文能比心,武能跳“铁门槛”的宝藏男孩;“塑料东北Boy”黄旭熙,闭嘴梁朝伟,开口曾志伟。帅气外表掩盖不了“耿直skr人”的综艺感,一口烫嘴的普通话反倒成了他的标志。“黄”“王”不分,与王彦霖的双黄蛋组合自戳萌点。

  宋雨琦自带马达效果的拥抱也是暴风可爱,嘴瓢症不仅传染队员,还波及无辜的导演组。“怪力少女”第2期的沙漏负重比郑恺还多一公斤,两人结成139组合,可以说凭实力圈粉了。

  走荷尔蒙路线的朱亚文,早在捷克特辑就与“跑男”结下前缘,“左手一只鸡”堪称洗脑神曲。而《奔跑吧》第三季,朱亚文也在逐渐探索更舒服的参与方式。吃馒头环节,王彦霖鼓励馒头是嫂子,朱亚文吐槽“我媳妇有这么干瘪吗?”

  其实,与其说观众痴迷的是旧MC,倒不如说是他们传递的笑声和跑男精神。当新MC在节目里成长起来,扛起跑男大旗,更凸显了《奔跑吧》的“试炼场优势”。它一路让旧MC变强,也能让新MC过关斩将,这是同类综艺少见的品质。

  这游戏我给99分,多一分怕节目骄傲

  撸串,体验的不是烧烤是生活;吃馒头,比的是谁的腿长;抽精灵卡,惩罚项目让人“痛并快乐着”。没有谁能够hold住所有游戏,是《奔跑吧》第三季最大的惊喜。

  想要做一档常青节目,就必须稳中求变。跑男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,上一季时,“游戏老套”的批评就不绝于耳。好像除了指压板和撕名牌,很难再想出有什么特别的项目了。本应该激动人心的游戏环节,有点像按部就班的打卡走过场了。

  变者求存,《奔跑吧》第三季游戏的升级就像龙卷风。观众既能没心没肺的笑,更能有理有据的思考。笑点有多接地气?大概是你生活中偶尔遇见会笑痛肚子的那种。唯一的区别是梗更密更急,让人无从招架。

  雨琦似乎总和朱亚文过不去。先是第1期把《闯关东》记成了《走西口》,第3期更是多次把王彦霖叫成亚文哥。王彦霖总结“运气好能叫对你一个字”,把朱亚文叫成“亚霖” ,最后更是传染给李晨。照这种混搭法,这一季能多出十个MC吧?

  郑恺足底按摩一反常态的不喊不叫,因为MC们故意使坏让按摩师按“肾对应的区域”。为了守住男人的尊严,郑恺甘愿疼到流泪。

  大概是游戏太过使人沉迷,本来是获胜者可以“加五厘米的绳子”,硬生生的被导演说成了“加五厘米的肠子”。看来是撸串游戏把导演也看饿了。这种意外的“小事故”,反而成了《奔跑吧》的“大包袱”。

  不过第3期中,硬糖君最爱的梗还是“太阳的后裔”和“小黄金在向你招手”。杨迪和雨琦抬腿吃馒头的动作过于狼狈,被王彦霖总结为“射太阳”,“太阳的后裔”组合应运而生;抽中最多精灵卡的MC,有机会得到最后的小金人。一旦哪位要接受惩罚,成员们就会集体安慰“小黄金在向你招手”。这时候被安慰的MC,就会露出一种“壮士一去不复返”的悲壮感,喜剧效果爆棚。

  应该说,“快综”形式只是给足了观众笑料,但长期的熏陶很容易陷入“娱乐至死”的泥潭,让观众在众声喧哗之后无力思考。《奔跑吧》第三季适当地调整制播模式,让节目摆脱了浮躁和盲目。

  集体熬夜后的观察报告,就很有现实意义。李晨获封“退役熬夜运动员”,王彦霖则是“你拿青春赌明天”。熬夜一时爽,劝你要健康。

  综N代必死无疑?其实还可以抢救下

  随着娱乐内容的选择指数增长,人们的注意力逐渐分散。综N代纵使维持高收视,却不再成为爆款的现象,被业界称为“超级模式的终结”。而不管是满满的“求生欲”,还是“奔跑初心”,“跑男”系列的变化,观众都能看见:其主题下沉更加贴近生活,使得节目既是“趣味游戏”也是“生活指南”,共鸣感更强。

  特别是《奔跑吧》第三季,相对过往电影化的剧情设置,走了更现实化的主题路线。第1期的城市垃圾治理,就把“垃圾”这个主角安排得明明白白。

  以前中国香港八卦小报,就爱翻明星垃圾桶。虽然有点low吧,但硬糖君不好意思的说:真爱看!如今跑男可以名正言顺翻明星垃圾桶了,能不让人好奇?朱亚文的桶里,竟然拿出了八个矿泉水瓶,被戏称为“水做的”;大黑牛的垃圾桶惊现脚趾甲,感觉“味道有点上头”;宋雨琦则化身大胃王,桶内的食物是五个人的量;而郑恺获封“垃圾大王”,以量取胜童叟无欺。·

  让跑男奔赴垃圾处理第一线,直面巨型垃圾山,在游戏中融入与观众生活息息相关的垃圾分类知识。又让跑男团与白宇体验分类回收工作,深入环保工作场景,更像是一场“润物细无声”的绿色宣传。

  第2期的父子对决,看似是两队PK,但其实从游戏到人生,爸爸都会“让”着你。怕你难过怕你受伤,他们又怎么舍得赢呢?这期除了游戏还有父子提问访谈环节,让硬糖君记忆最深的问题是问:父亲/儿子,最喜欢吃的菜是什么?

  父亲们对于孩子的爱吃的菜肴,如数家珍般介绍。反观儿子们,却很尴尬的摇头不作声。在父母面前,我们可以永远只是个孩子。就像王彦霖回鞍山看到父母,忍不住大哭一样。其实,父母和孩子都是彼此的软肋。

  第3期的熬夜特辑,《奔跑吧》依旧将内核主动融入生活。东北的搓澡文化与游戏紧密结合,几轮抽牌下来,按摩、搓泥、拍痧、蜜蜡脱毛等项目看得硬糖君恨不能直奔东北,去体验正宗洗浴文化。

  首期要评选“垃圾王中王”,第3期要争夺“夜之精灵”。本季《奔跑吧》将游戏和主题融合环节做得很流畅。比如神秘的气体“空气炮”,不仅让跑男团全员“崩溃”,更折射出环保主题。

  从垃圾分类到鞍钢父子情,再到新一期的熬夜。可以看出,生活化的趣味,成了《奔跑吧》第三季的新圈粉利器,也是它继续陪伴观众的源动力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跑男不是被打回原形,而是从新起航了。

  如何在正能量的价值观与青年化、时尚化的潮流之间找到最大公约数,是整个综艺市场的共同难题,跑男的生活化解决方案,或许是一个有益借鉴。毕竟,不管如何嘴硬,“脱丧入燃”,是每一个年轻人最真诚的心愿。

时间:2019-05-27 07:43
下一篇:没有了

更多散文分类

热门商业观察

最新商业观察

随机商业观察

关于我们 - 联系我们 - 合作咨询 - TOP

Copyright © 2015 /. All Rights Reserved. 财富曲线网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-20